叶乔特/百度id:oO1_凡Oo/gay

你不是叶温盛,你也不是叶立扬。

瓶子碎了。
我眼睁睁地看着它从桌边坠落,错过我的指间,重重摔在地上,粉身碎骨。
它摔碎的那一瞬间,我在想:这世界上唯一证明我们友谊的东西也破碎了。
我突然想到那句“若不喜欢就砸了吧”。
真讽刺,其实我很喜欢它。
但是它还是碎了。
你看,很多东西就是这样。
你越珍惜它,它破碎得越快。


我又拿出你的信,读了又读。
大概真的是在一起太久,或是上天注定吧。
我们果然很相像。
你说你自私。
自私,谁不自私呢?
你说“或许我们之间走得太近了。”
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怎样,
你终于明白,
我们走得太近了。
我们都是自私又骄傲的人,
两个这样的人,怎样能走得那么近呢?
只愿意分享而不愿意分担。
苦苦索取对方的友善却渐渐把自己的内心锁藏。
所以啊,
我一直不答应,和你住一起。
我一直和你保持莫名的距离。
我们都没那么大方,
我们都不愿意“包容”,只愿意“忍让”。
我们把每一份“忍让”堆积,
逐渐开始不堪负荷,
任何琐碎都能把它引爆。
BOOM -- --
两败俱伤


两颗斑驳的心,
没有办法温暖对方。


所以,吵完架,我从没主动找过你。
一方面,我深入骨髓的骄傲不允许我主动。
另一方面,我确实觉得分开一段时间更好。
并且,我从来都深信,
无论我们相隔多远,你总会回到我身旁。


可是,这次不一样。
你说,“可以永远放下”,
你说,“一个人也挺好”。
你说,“放下一切”,
你说,“画上一个句号”。


不可以。


因为,你不是叶温盛,你也不是叶立扬。
你不是一拍即散的缘分。
你不是说忘就忘的过往。
你不是无须挂念的悲伤。
你不是多年之后再次想到还能释怀的笑谈。
你是我左胸膛的感动。
你是一千多天以来的风霜。
你是无声无息,突然涌上鼻头的心酸。
你是我身上最固执的伤口,
没有良药,无从治愈,
即使平复,也如水上月影,
看似完整平静,可每当风吹过,
就会皱起细细裂痕,暗暗生疼。


所以,
我不能像无视叶温盛的冷漠一样无视你,
我也不能想对叶立扬一样跟你说“再也别遇见我这样的人了”。
不是四年,
不止四年,我希望是十四年,四十年,
甚至更远。
我不一定能找到比你更好,更知心的朋友。
有多难,
在人海茫茫之中,
遇见一个彼此吸引的生命,
似乎相反,又似乎一模一样。


这并不是挽留或是哀求。
但我希望你明白,
我愿你留下来,我愿你别离开。
我永不会忘记我刚回温州,满心孤僻,
是你披着一身阳光来到我身边。
你给的温暖,无人取代。
你我之间的默契,
没有人能继续。


所以,
你可以尽管走很远,
但我希望,我会是你的停靠站。

叶温盛在三班靠窗,
叶立扬在三班中方,
你不在二班,
你不在远方。
你,在我心上。

评论
热度(4)
  1. 心安为福盛大青蔓 转载了此文字

© 盛大青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