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乔特/百度id:oO1_凡Oo/gay

盛大青蔓[02.]

大概所有故事都该有个初见。


我多遗憾,

初遇之时,还不知道,

日后的我们,会变成两条互相缠绕的线。

所以我来不及,

记住那天他说了什么,摆了什么表情,穿的什么衣服。

所有的一切,

都是模糊不清的。

像是漂浮在空气中的尘埃,

被清晨透窗而来的阳光照射得无所遁形。

一抬手,却无法触及。


那是初三开学第一天。

我坐在座位上,和朋友们随意地掰扯着暑假的生活。

一个陌生的男生安静地从后门走了进来。

“诶,是转校生吗。”

我盯着他看,并不是很高的个子,但是脸庞蛮为清秀。

“大概吧。”挚友也向后瞟了一眼。

“嗯……”

我趴在桌子上,安静地看着那个男生。

第一眼让我有不一样感觉的人,一定会成为我的朋友。

对于朋友和即将会成为朋友的人,出于礼貌,我想尽快记住他们的样子。

然后,他就走了进来,

很快地闪过我的视线。

我甚至来不及看清他的长相,

来不及知道,他会是日后我的生命中,如同信仰一般的存在。


照例是新同学自我介绍的时间。

新来的同学都坐在最后一排,一个个站起来简短的介绍自己。

正当他们一个此起彼伏,

挚友悄悄凑到我耳边:

“哎,我觉得这次转来的男生都很丑啊。”

“没有啊。”

我指着挚友的后面——那个清秀的男生说道,

“他长得还行嘛。”

“嗯,他是还可以啦,但是剩下的都不怎么样了嘛你说呢。”

我抬起头,正好是他站起来。

他有些羞涩地微笑着,小声地说出自己的名字,

说完后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印象模糊中,

早晨的阳光从窗户里温柔地透过来,

洒在他的脸上。

那一刻的感觉该怎么描述。

大概是春天里冰雪消融,云朵洁净地擦着天空那般清新而又逐渐朦胧的明媚。

大概是夏季里阳光细致地穿过细枝末节,在地面上仔细绘出梧桐树影,连最微末的细节都不肯放过。

大概是秋风里抖动着酒色的绸巾,在梧桐滴落的黄色眼泪中,我远踏万水千山而来,来不及掳去脚踝膨胀的酸涩,只为赴某人一面之缘。

大概是冬日里漫长的天涯覆上了雪花,抬头便是蚀了的月牙,点了盏酥油灯在屋内沉思,整个世界都在憩息,似乎连灵魂都沉睡不醒。

那不是最惊艳而昙花一现的存在,

它就在那里,极为自然妥帖。

却总打动人心。

“也不是都很丑嘛。”

我在心里暗忖,

“至少这个,还是蛮可爱的。”


但那时我并不觉得自己喜欢他。

我不否认一见钟情。

我只是总觉得他不会出现在我身上。

我以为,

真正的喜欢,

是有感应的。

你并没有一眼认定他就是你愿意倾心相守的人,

但在万千人潮之中,

你一眼瞥见他,

你的世界会安静得只容你听见心跳的声音。

你的心脏不紧不慢,

用最舒适的频率告诉你——

他与别人不一样。


但是啊,

那时候的我,

还青涩的投入另一场无声的好感,

还不敢承认自己喜欢男生。

我不知道,我会对他如此喜欢。

但没关系,

人生总是这样。

在最不经意的时间,

在你心里,埋下一粒种子。

它日后会生根,发芽,慢慢长大。
它是悄无声息中,默默滋生的某种存在。

评论
热度(5)

© 盛大青蔓 | Powered by LOFTER